小区门口围了不少人,孙胖子心虚,没敢上前。

不多时,就看见从里面推出来一辆轮床,这会天已经黑了,也没细看,隐约看见躺在上面的是个女人。

他正准备溜进小区,忽然看见孙卫东穿着睡衣,跟在后面跑了出来。

“表哥,你怎么出来了?”

孙卫东上手就是一个大嘴巴,“马勒戈壁的,废物,到嘴的鸭子你都吃不到!”

他也郁闷,为了这件事谋划了很久,没成想,却出了变故。

早就知道姜英不愿意,可他也没放在心上,女人嘛,嘴上说不愿意,心里还指不定怎么欢喜呢。

调教,就讲究个过程。

只要多来几次,保证食髓知味。

可今天左等右等,孙胖子迟迟不来。

孙卫东慢慢放松了警惕,结果撒泼尿的功夫,姜英就出了事。

“堂哥,我这……”

跳跃着的阳光美少女图片

孙卫东打断,“滚,我现在没空搭理你,这事敢告诉外人,我特么弄死你!”

说着,人已经跟上了救护车。

……

人群外,赵东等人躲在不远处。

身边议论纷纷,说是小两口吵架,姜英用头撞了墙。

还好发现的及时,要不然人就过去了。

回到车上的时候,赵东心情有些沉重,原本以为姜英那边能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,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方式。

固然是摆脱了孙卫东的纠缠,可这代价也不小。

他刚才远远看了一眼,姜英脸色苍白,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,血都渗了出来。

佩服的同时,也更多是惋惜。

尽管经过今天这事,姜英和孙卫东之间矛盾更深,可是他却没有半点喜悦。

说到底,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。

另一边,徐三也跟着感叹,“姜科长对自己下手可真狠啊!”

他现在总算明白,赵东为啥不让自己得罪女人了。

就比如姜英这种女人,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狠,万一得罪,那还能有好下场?

想到此处,他不禁有些好奇,姜英到底会怎么报复孙卫东?

……

回到家,已经九点过。

赵东刚刚开门,就看见苏菲穿着睡衣在客厅里忙忙碌碌。

“大忙人,回来了?”

赵东听她语气似是挖苦,也没计较,随意坐下,“东西都收拾好了?”

“都在楼上,一共五个皮箱,明天你直接装车就是了。”

赵东点了点头,琢磨着一会去给王如月打个电话,商量借车的事。

正想着,苏菲那边忽然开口,“怎么,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?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当然是咱们两个的将来!”

赵东愣住,他的确是考虑过两人的将来,只是没成想,苏菲竟然会主动跟自己谈这个。

苏菲坐在沙发上,捧着保温杯道:“我不是封建女性,不需要你来养,可你怎么说也是个男人,总不能让我拿钱来养家吧?”

不等赵东开口,她继续道:“再说了,你就算想让我养,我也养不起,我在公司里应酬太多,花钱如流水,家里的事你千万别指望我!”

说着,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口,“而且梅姨那边看得很紧,除了基本工资,根本不会给我多留半点盈余。”

赵东苦笑,他当然没想过让苏菲养家。

他甚至有个想法,等将来两个人关系稳定,苏菲最好是不出去工作。

可能是脑袋里残余的封建想法,他总觉着男人养女人天经地,有本事的男人就不应该让女人出去应酬交际。

以他目前每月七八千左右的工资水平,放在普通家庭还算可以,能撑起一个家庭的开销和日常。

可是对苏菲来说,完不够。

让她为了这点钱,专心做职太太,乖乖当一只金丝雀,那更无异于天方夜谭。

所以他不是没想过将来,只是两个人的想法和观念天差地别,说出来也根本不切实际。

说白了,就是以他现在的本事,没有办法完降服苏菲。

所谓的将来自然也就无从谈起。

不过既然苏菲提了起来,赵东当然不能装作没听见。

他认真考虑了一下才说,“我知道你问的是工作,再过两天我就会复职,到时候工资还会往上浮动,每月大概一万左右。”

苏菲挑了挑眉头,“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

赵东听不懂,“那你是说什么?”

苏菲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两千多块的涨薪幅度。

在普通人的眼里,可是是一笔不小的提升。

可在她看来,对生活品质的提升微乎其微。

苏菲撂下保温杯,一脸认真的问,“你想过没有,一旦回了江北,通勤怎么办?”

赵东也是忽然才想到这个问题,回了江北,固然是解决了房租的问题,可上下班的往返时间怎么算?

苏菲好说,反正有车代步,走外环的话,最多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。

可他呢?

公交就不用想了,不考虑堵车的压力,最少也要一个多小时。

如果早高峰出门的话,恐怕还得提前半个小时,才能确保不迟到。

地铁倒是不堵,速度也挺快,可帝苑这面属于高档住宅。

当初建房的时候,考虑的只有教育、环境和医疗,交通问题没有办法兼顾。

再说了,买得起帝苑的房子,也不会有谁天天坐地铁上下班。

因此,小区离轻轨站不算近。

下了地铁,还要坐半个小时的公交车,算起来还要更折腾一些。

也正是如此,帝苑的保安工作,都是由物业公司提供食宿的。

单身还好说,如今跟苏菲在一起,肯定是不能再住宿舍的。

所以一旦搬了家,通勤就是最大的问题。

按照帝苑八点上班的标准,半个小时洗漱,一个半小时通勤,算下来他要六点起床才赶得及。

倒不是起不来,毕竟在部队已经养成了早起的习惯,他现在依然把这个习惯保持了下来。

可每天的往返就超过了三个小时,时间成本太大。

苏菲没有多说,既然赵东已经想到了这一点,那就不用她再劝。

倒不是非要赵东换工作,而是时间成本花费太多,这份工作就失去了意义。

道理不难理解,她相信赵东能想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