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白露这会被酒精麻弊的脑子,终于转过了弯,她急急道:“继宁,你是因为程隽才不和我复婚的吗?可我敢对天发誓,我和程隽,真的是清白的!我从来都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。”

“沈白露,重点不是你和他是不是清白的,重点是,我们已经离婚了,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。”

谢继宁都懒得和沈白露再多费唇舌,他转过身,就要离开。

沈白露好不容易喝醉了酒,有了这一次和谢继宁相处的机会,她哪里还舍得就这么放过谢继宁。

沈白露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,她从浴室的地上爬了起来,鼓足勇气从身后紧紧地抱着谢继宁。

“继宁,老公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求求你,不要不理我!”

“老公,你如果不喜欢我和程隽见面,我以后就不和他见面了,好不好?”

“老……”

谢继宁听见沈白露这话,唇角勾起一抹凉薄的冷笑。

他伸出双手,强行掰开沈白露环在自己腰间十指相扣的手。

沈白露早有预谋,她的手指,紧紧地扣在一起,仿佛是要把谢继宁镶进自己的身体里,永远、永远、永远都不要分开似的。

谢继宁这会并不怜香惜玉,他的手劲又大,沈白露扣得再紧,谢继宁也能轻轻松松的分开。

小红唇白裙子美女美如玉唯美私房写真

他冷漠的甩开沈白露,朝着阁楼楼梯走了过去。

沈白露一下冲到谢继宁的对面,不由分说的双手捧着谢继宁的脸,强行吻上谢继宁的薄唇。

沈白露冻的瑟瑟发抖,可这会她的心,却是一片火热。

在谢继宁的唇,被沈白露吻住的那一瞬间,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恶心,一下推开沈白露,冲进浴室。

“继宁,你怎么了?”

沈白露站在门口,看着谢继宁这般,又心疼,又是六神无主。

谢绪宁按下抽水马桶,走到水龙头前漱口后,用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唇角。

“沈白露,你真让我恶心!”

谢继宁的这话,如同一道惊雷,狠狠地劈在沈白露的身上。

全身都是湿的,头发是湿的,衣服也是湿的。

在沈白露的记忆里,谢继宁就是一个温润优雅、矜贵无双的男人。

他接人待物,都让人沐浴春风。

在他们俩的婚姻里,谢继宁也是竭尽所能的对她好、宠着她,她不喜欢的人、她不喜欢的东西,他都会尊重她,他们的婚姻里,更是鲜少有争吵。

他一直在包容着她,宠爱着她,以至于沈白露当成一切,当成了理所应当的事。

那怕离婚后,她也一直没有反应自己在这段婚姻里,到底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!

“老公……”沈白露叫了一声。

谢继宁冷冷地看了一眼沈白露,沈白露莫名的、委屈的像一个孩子一般哭出了声。

“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!我和程隽根本就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,谢继宁,我是你妻子,是你女儿的妈妈,你对我怎么一丁点信任都没有!”

谢继宁是真的懒得和一个醉鬼计较。

他苦口婆心说一堆,或许明天她醒了,一切都忘记了。

“沈白露,从程隽问我小橙子的“橙”是不是程隽那个“程”开始,你和我,就绝无可能了!”

【双倍月票期间,求月票,差20张月票加更一章呀,冲~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