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晨叼着烟,脸上一副兵痞的模样。

他最先跳下车,跟王猛点头打过招呼,然后四处打量起来,“行啊,什么时候鼓捣出来的?有点意思!”

“看来我帮你哄孩子的这段时间,你小子没少折腾啊!”

正说着话,卡车里跳下一群人。

看见赵东,一个个就像是看见了杀父仇人似得。

有的骂骂咧咧,有的眼睛瞪得溜圆,摩拳擦掌,恨不得立马动手!

不怪他们这么大的火气,之所以报名这场潘媛组织的这场CS比赛,也就是想过一把玩枪的瘾。

结果没成想,上了赵东这个王八蛋的贼船。

被人用一辆卡车,给拉到了穷山沟里。

短短半个月,生不如死!

手机没信号不说,尤其是那个熊教官,简直他妈的不是人!

军姿和负重跑都是家常便饭,稍有不顺心,轻则拳打脚踢,重则饿肚子。

大眼睛圆圆脸小美女唯美居家生活照

一群人都是少爷兵,从小就在家里娇生惯养,最开始还有几个刺头,嚷嚷着要退出,要回天州。

熊晨也不拦着,结果当夜跑了三个,没等走出二里地,又被山里的狼叫声给吓了回来!

回来后,被熊晨罚的更狠!

再然后,就没人敢嚷嚷着退出了,也没人敢找麻烦了。

如今看见正主,他们自然恨得眼眶发青!

赵东丝毫不介意,奚落的问,“大熊,这就是你的训练成果啊?不怎么样嘛?”

熊晨夹着烟上前,一个一个踹了过去,“都他妈给我站好,别给老子丢人!”

“告诉你们,哪怕只有一天,你们他妈也是老子带出来的兵。”

“以后,不管是站着也好,坐着也好,只要当着老子的面,就他妈给我像个人样!”

很快,八个人迅速集结成型,队形统一,眼神肃穆,总算有了点样子。

赵东扔掉烟头,上前看了看,都黑了,也瘦了。

但不是那种消瘦,而是精悍!

眼神也不再像以往那般软绵绵的,一个个凶悍不少,有了点军人该有的样子。

赵东满意点头,尤其是来到那个薛洋面前的时候,微微定住,原本的长发已经剪短,英姿飒爽的还挺有味道。

环视一圈,赵东背着手道:“怎么,你们想动手打我?”

没人应声。

赵东呵斥道:“出去练了一段时间,怎么胆子还练怂了,我问你们想不想?”

众人齐声道:“想!”

赵东挨个点了过去,“行了,我知道你们看我不爽,说实话,我也看你们挺不爽的。”

“一群少爷兵,要不是跟潘总签了协议,我早就把你们踢出雷神二队了。”

“知道你们想动手,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。”

“你们是一个个的车轮战,还是八个一起上?”

“最好快点,我今天事情还很多!”

**裸的藐视,八个人对视了一眼,然后四散而开,把赵东团团围在了中间。

一个个拉开架势,还真别说,挺有点气势!

受这股气场波及,远处的训练也都停了。

有人团团围了过来。

王猛担心问了一句,“卧槽,一个打八个,东子行不行啊?”

熊晨笑了笑,“你想多了,如果东子真想下狠手,能让这群小兔崽子哭爹喊娘!”

正说着,那边的混战已经开始。

虽然经过半个月的训练,体能和气场有所提升,可终究不是脱胎换骨。

最开始还行,勉强能硬撑一会,没几拳就被赵东给揍回了原形。

三分过后,场上能站着的只剩下了薛洋一个。

赵东笑了笑,“你还不服?”

薛洋冷笑,“少废话,把我干趴下我再说!”

没多久,伴随着“扑通”一声,她整个人被赵东用一个过肩摔重重摔出。

尘土中,薛洋爬了起来,擦了擦嘴角,“再来!’

话落,又被一脚踢中小腹,整个人滚地葫芦一般飞了出去!

王猛看的直捂眼睛,“卧槽,东子还真不懂怜香惜玉啊,太不是人了。”

熊晨搂着他的肩膀,压低声音道:“你不懂,这妞有点意思,比外面那些傻白甜的蠢女人可强多了。”

“要不是我不方便,哪还会给东子留着?”

“猛子,我跟你说,这好女人啊,就跟烈马一样。”

“你得先把她从身到心的降服,将她彻底驯服,她才能为你所用!”

王猛嘿嘿一笑,“还不知道吧,东子快要办婚礼了,下个月的初八。”

“你这话要是被她媳妇听到,有你受的!”

熊晨吓得缩了缩脖子,“哎,东子算是完了,这辈子要被那个苏家的女王给吃定了!”

说着,他急忙提醒,“猛子,我可跟你说,刚才的话,哪听哪了,你可不能出卖兄弟!”

王猛诧异,“原来你熊大少,也有怕的人?”

熊晨后怕道:“不一样,东子家的那位女王太霸道,我可不敢招惹!”

“再说了,我刚才那话也没别的意思,这个薛洋是个可造之材,就看东子能不能用好了!”

说着话,那边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。

薛洋挣扎了几下,终究还是没能爬起来,最后在几个人的搀扶下,这才勉强站起。

赵东摇头,“你们几个,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“在外面训练了八天,就训成这个鬼德行?”

“八个人,竟然只有一个女生坚持了五分钟。”

“想听听我给你们的评价么?单打独斗,散兵游勇,不讲配合,一盘散沙!”

薛洋抢在前面道:“赵教练,是我个人逞强,跟别人没有关系!”

赵东冷笑,“薛洋,我知道你的身体素质好,意志力强,可你记住,你们将要面对的比赛,不是过家家。”

“在我看来,那就是战场,是赌上你们信仰和荣誉的战场!”

“你一个人,即使能力再强,又有什么用?”

“战场上,你能不能生存到最后,永远不是看你个人的能力有多强,而是要靠你的战友支持和配合!”

“记住,你们是一个整体,在战场如果有战友掉队,你能力强,就要把他背在身上!”

“这才是你狂傲的资本!”

说着,他转头看向剩下的人,“至于你们七个,还他妈不如一个女人。”

“刚才那种情况,你们就扔下战友不管?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人被我扔在地上?”

八个人,刚才还气势汹汹,嘴里振振有词。

结果眼下被赵东一番连敲带打,瞬间就没了脾气!

有的脸颊发烧,有的甚至不敢抬头看人,在这股情绪的蔓延至下,现场的气氛渐渐变得有些肃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