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收费是正规医院的十倍!

当天晚上,胥翊借故去基地,与君粤晟开车出了狱氏王国。

君粤晟驱车在市区七拐八绕,最终绕到博帝城最古老的一条街道,虽然是市中心,可这里人迹罕至,是最冷清的街道。

原因据说是这附近经常发生凶杀案,还有抢劫事件,警方又找不到证据,不知是传闻还是确有其事。

传闻传扬出去后,这片街区开始人烟稀少,白天行人都很少,到了晚上连个鬼影都看不到,冷清得可怕。

加上是老街区,住宅偏旧,独自走在街上,总感觉有股寒气从脚底窜起,令人周身发寒。

君粤晟把车停在一处巷子口,胥翊从车窗望进巷子中,漆黑一片,犹如地狱的入口。

她蹙了蹙眉头,推门下车,军靴踩在青石路面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,犹如在心头一击。

“走吧。”他先一步走入巷子,见她迟迟不跟上来,停下脚步,“胥翊?”

胥翊还是没动,拧眉望着巷子,表情沉冷,看不透她在想什么。

“胥翊!?……”君粤晟走回来,捉住她的双肩,低声问,“你……反悔了?你……是不是对狱靳司有感觉了,所以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她轻轻打断他,推开他的手,大步走入巷子。

治愈系清纯美少女温暖夏日写真

君粤晟表情凝重,尾随在她身后,巷子中很暗,看不清路面。

不过胥翊是军人,受过这方面的训练,走了几分钟便适应了黑暗。

两人默不作声走着,大约十分钟后拐出了巷子,想不到巷子后面豁然开朗,一所诊所矗立在灯火通明的街灯下。

胥翊有片刻的恍惚,这里与方才的街道与巷子完不同,仿佛是两个世界。

诊所远处,是高楼大厦,形成强烈反差,似乎与外面的世界隔离。

君粤晟带她来看黑医,原本以为诊所会在一个狭小闭塞的空间内,想不到规模还不小。

两层楼高的建筑谈不上宏伟,表面看上去与普通诊所无异,但显得很正规。

进门前,君粤晟递给她一个口罩,自己也戴上。

两人踏入诊所后,立刻有穿着粉色制服的护士过来,君粤晟出示了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预约号。

护士微微一笑,戴着口罩的脸上眼睛弯弯,应该年纪不大。

她领他们进了其中一间诊疗室,里面没有人。

室内布置很简单,是医疗仪器,屋子正中央摆着一张手术台。

扑面而来的药水味,以及满室冰冷的医疗仪器,让她周身绷紧,竟是突然有些紧张。

她深吸一口气,这时身后的门打开,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走了进来。

“去床上躺下。”女医生没看他们一眼,直接走到一旁去做准备。

跟随她进来的还有两名护士,其中一名就是方才领他们来的那一位。

“我先出去。”君粤晟低低说了一句,拍了拍她的肩,之后离开。

看得出来,男人背脊僵硬,也是相当紧张……

胥翊到床上躺下,看着护士端来一盘子医疗工具。

医用钳子、手术刀、扩宫器,看着比部队的武器都吓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