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菲摆摆手,“算了,还是你来吧,我才懒得伺候他。”

说着,她似笑非笑的看向赵东,“媛媛的一番心意,你可必须得喝光,要不然的话,我回来可饶不了你。”

“行了,媛媛,人就交给你了,省的他看着我心烦。”

“走吧,晓曼姐,你陪我去拿一下报告。”

病房外,郁晓曼嘀咕道:“小菲,就这么把东子留下,你也放心?”

苏菲挽着她,“不放心能怎么样?找根绳,把赵东拴在腰带上?”

“难不难,冯媛媛还能吃了他?”

“晓曼姐,你就别跟着担心了。”

“我不管她冯媛媛怎么想,我只要知道赵东的心意就足够了。“

“与其杯弓蛇影,草木皆兵,还不如放开点。”

“要不然啊,他累,我也累!”

“话呢,上次我已经跟赵东说过了。”

娇俏轻盈少女清新写真

“交朋友可以,敢踩过界,我剁他手!”

郁晓曼感叹,“你还真是心大!”

苏菲也无奈,“不然怎么办?”

“刚才的阵仗你也看见了,住个院而已,这些女人就成群结队的跳了出来。”

“以赵东的女人缘,我要是心眼再小点,早就被他给气死了!”

郁晓曼撇嘴,“要我说啊,你还是太客气了。”

“就该告诉赵东,以后在外面不能跟女人打交道,尤其是漂亮女人。”

“敢不听话,手脚打折,扔在家里当宠物,反正以你的本事,又不是养不起他!”

苏菲好笑的反问,“不让他跟女人打交道,你觉着可能么?”

郁晓曼认真想了想,“是不太可能,以东子的魅力啊,就算他不主动招惹,那些女人也能嗅着香味找来!”

“你说说,你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不省心的货?跟唐僧肉似得!”

……

病房里。

冯媛媛递过汤碗,“赵东哥,你小心点,别烫到。”

赵东接了过来,“行了,我自己来。”

冯媛媛递了过去,“那你慢慢喝。”

赵东喝了一口,然后道:“媛媛,刚才你不应该那样……”

冯媛媛反问,“怎么,我这还没把她怎么着呢,你这就心疼了?”

赵东解释,“这次的事,跟她没关系,你别任性。”

冯媛媛撇嘴,“我不管,要不是因为她,你这次也不会住院。”

赵东板着脸提醒,“媛媛,那我再跟你说一次,这事跟苏菲没关系。”

“你要是再这样,我可真的生气了!”

冯媛媛干脆噘着嘴,“行了,不说就不说,你就宠着她吧!”

“不光你宠着她,阿姨也宠着她,大哥和大嫂也都护着她。”

赵东笑了笑,“吃醋了?”

冯媛媛点头,“就是吃醋了!”

“赵东哥,你别笑,那你答应我一件事!”

赵东看向她,“什么事?你说。”

冯媛媛认真道:“以后,我不让你再因为任何人,又或者任何事去冒险!”

见赵东没放在心上,她摇了摇胳膊道:“你听到没有?”

赵东打趣,“听见了,都快被你摇散架了。”

“说的轻巧,以后你要是遇见了麻烦,我还能看着不管?”

冯媛媛撇嘴,“我才不像苏菲,才不会因为自己的麻烦,让你跟着担心!”

“这次就算了,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事,哪怕你生气,我也跟苏菲把话说明白!”

等赵东吃完,她跑去洗漱间三两下收拾好。

……

苏菲嘴上说是取报告,只不过是个托词而已。

说到底,还是担心郁晓曼留在这里,再跟冯媛媛闹什么别扭。

赵东目前正在养伤,她宁肯自己受点委屈,也不想再让赵东费心。

外面的那些应酬和人际关系,就已经让赵东心烦意乱,苏菲哪能再因为家里的事,给他添麻烦?

好不容易才把郁晓曼劝走,回去的时候冯媛媛正在拖地。

苏菲急忙上前道:“媛媛,给我,你别忙活这些。”

冯媛媛擦了擦汗道:“算了,你快去陪赵东哥吧,要是把你累坏了,有人又得心疼了!”

赵东拍了拍身边,“老婆,快过来,刚才人多,你都没休息好,要不要再睡一会?”

冯媛媛咳嗽了一声,“你俩撒狗粮的时候注意点,这还有个大活人呢!”

赵东拉着苏菲,相视一笑,算是安慰。

冯媛媛那边忙完,穿上风衣道:“行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苏菲急忙起身,“媛媛,我送送你。”

冯媛媛摆手,“不用,对了,中午你们别在医院的食堂吃,不卫生,也没什么营养。”

“我这就回去准备,中午再给你们带过来。”

“还有,小菲姐,等一会再有人过来,你别让赵东哥说太多话。”

“医生说了,要注意休养。”

等冯媛媛离开。

赵东揉了揉苏菲的手,“是不是生气了?”

苏菲反问,“生什么气?因为媛媛?”

“放心吧,我才没有那么小气。”

“再说了,看在某人的受伤卧床的面子上,我懒得跟她计较罢了。”

“要不然,你以为我真的怕了她?”

“我苏菲又不是纸糊的!”

赵东笑着伸出手,“就知道我老婆最好了,大气!”

苏菲冷笑,“你别给我戴高帽,我告诉你,你这次受伤住院也是好事。”

“我倒要看看,这几天要蹦出来多少妖魔鬼怪!”

“赵东,我这可都拿小本给你记着呢!”

“这两天你有伤在身,外面又都是你的兄弟,我不跟你计较!”

“等你出了院,咱们秋后算账!”

赵东不理会,伸手在苏菲的腿上摩挲起来,然后顺着那纤瘦的弧线向上滑去,捕捉痕迹的撩起衣角。

苏菲吓了一跳,也没了刚才的强势,急忙压住腰间,“你干嘛?”

赵东坏笑问,“刚才不是你说的么,要照顾我这个病号?”

苏菲脸色微红的瞪了一眼,“别闹,这里是医院。”

赵东厚着脸皮道:“老婆,我想你了?你想我没?”

苏菲不放手,“那也不行,万一有人进来呢!”

正不知道该如何招架的时候,床头柜上有电话响起。

赵东懊恼,看见来电显示,神色略微一僵。

苏菲狐疑的问,“谁啊?”

说着,她目光瞥向手机屏幕,上面只有两个字,白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