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雄这一声喊喝,山洞里瞬间冲出了六名男子,其中两个扭着李若诗的胳膊,把她押了出来。

   这六名男子每人手中都拿着枪,只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,那就是右腕都缠着纱布,明显是受了伤,都用左手拿枪。

   周天一眼就看到了被押出来的李若诗。此时的李若诗头发凌乱,脸吓得煞白煞白的,都没血色了。

   而那六名男子,周天也认出来了。正是汤雄从濠江调来的那六个杀手。

   在这些人出来后,山洞里又走出几个人。

   有汤宗和汤雄的女友吴雯,另外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,长的五大三粗的一脸凶相。

   "姐夫!快点救救我!"

   李若诗看到了周天。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,对周天大喊了起来。

   周天看了看李若诗,见她衣服并不乱,心里顿时放心了不少,看来小姨子应该没被这些**害。

   还真让周天给猜中了,李若诗确实没被祸害,当然,这也是周天来的很快,李若诗才刚刚被押到这里。

   不然的话,李若诗恐怕也是难逃魔掌了。

   "现在放了她,我还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。"

   小道上的秀美村村

   周天扫视着在场的人,沉声说道。

   这也是给这些人最后的一次机会了,如果他们识相点放了李若诗,周天可能只是教训他们一番,会给他们留条活路的。

   可是周天的话并没有起作用,相反,还被这些人给嘲笑了。

   "哈哈哈!真是好笑啊,我说周天,你想逗死我吗?"

   那个吴雯哈哈娇笑了起来,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周天,她感觉周天就是在说胡话。

   周天看着吴雯这样得瑟,心里很是无语,这娘们是不是忘了怎么在酒店里面壁思过的了?

   "周天,你他妈的到这了还敢嚣张?又把我儿子打了一顿,我看你是真不想活了。"

   汤宗凶巴巴的对周天骂道,然后一挥手,示意那六名杀手一起上。

   "别打死他,抓活的!我要把他一刀刀割死!"

   汤雄咬牙切齿的对六个杀手命令道。

   "是。雄哥!"

   六个杀手齐声答应,迅速的冲到了周天的近前。

   李若诗吓得都不敢再看了,她也知道这次真是惹了大麻烦,把周天给害苦了。

   汤雄在汤允文的搀扶下也起来了,这哥俩站在一边看着好戏,脸上都带着得意之色,只等着周天被活捉,然后好好的虐周天一番。

   吴雯站在那里抱着胳膊,美滋滋的看着热闹,只等着周天被抓住,然后她也要动手收拾一下周天的。

   可这些人都想错了,周天岂是池中之物?

   两个杀手刚到周天的近前。就被周天接连飞出两脚,给踹翻在地。

   "我草你他妈的还敢反抗?"

   一个杀手瞪着通红的眼珠子,骂骂咧咧的就要开枪打周天的腿。

   砰!

   程鱼出手如电,甩手腕就是一枪,直接击中这个杀手的左手。

   "啊!"

   这杀手的左手被击中,枪也随之掉落在地。

   汤雄眼珠子都瞪圆了,今天要是再搞不定周天,那以后更没机会。汤雄深知这一点。

   "开枪!打死他们!"

   汤雄对手下人下达了命令。

   可是他的命令刚下,从四周就迅速冲出来十几个特战队员,把汤雄他们都包围了。

   这十几人如下山猛虎一般,在巫酒的指挥下,出现的太快了。

   面对十几支自动步枪,那几个杀手傻了眼,之前他们在北川市的酒店里,已经见识过这场面了,对于他们来说,一点都不陌生。

   "我看你们哪个敢动!"

   巫酒凌厉的目光扫向这些杀手,断喝道。

   还真没人敢动,枪都指着脑门了,谁动谁死啊。

   "把枪都扔地上!"

   程鱼这时也大声的喝道。

   啪嗒啪嗒??

   这些杀手都没敢反抗,都把枪扔地上了,乖乖的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。

   没办法,这些杀手也就是跟自己实力相当的人火并还行,跟巫酒带来的这些人拼命,这些杀手实在没有那个勇气。

   汤雄一看局面居然被反转了,他心里也是慌的不行。

   心想他妈的,难道今天还要栽?

   虽然心里慌的很,但汤雄知道自己手里还有一张牌啊,那就是李若诗。

   想必周天就算再横,也得顾忌小姨子的性命吧?

   汤雄赶紧冲他老爹汤宗使了个眼色,汤宗立马会意,这老家伙用刀子架在李若诗的脖子上,对周天喊道:"周天,你马上让你手下人都放下枪,不然的话,我弄死你小姨子!"

   "啊!别杀我别杀我!"

   李若诗吓得惊叫连连,她哪见过这种阵势啊?

   刀子那么锋利,只要汤宗手一动,她就没命了啊。

   砰砰!

   没等周天说什么,巫酒就开了枪。

   随着汤宗的一声惨叫,这老家伙拿刀的手腕已经中弹,手中的刀也掉在了地上。

   捂着中弹的手腕,汤宗真是彻底怀疑人生了。

   汤宗就弄不明白了,周天手下的人枪法怎么这么准呢?指哪打哪,这也太恐怖了。

   没等汤宗反应过来,巫酒已经快速的到了近前,抬腿就把汤宗踹翻。然后把李若诗救了出来。

   当巫酒把李若诗带到周天的近前,周天终于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 他也没想到,营救行动会这么顺利。

   当然了,也是巫酒和手下的特战队员太给力了。不然哪能这么轻松?

   "姐夫,呜呜呜??"

   李若诗都快崩溃了,也顾不得在场有多少人了,扑进周天的怀里大哭起来。

   虽然这小姨子平日里刁蛮了一些。但毕竟跟周天在一起生活了三四年啊,又是李若雪的亲妹妹。

   看得出来李若诗是吓坏了,此时趴在周天怀里哭得这么伤心,周天也不忍责怪她了。

   "好啦别哭了,没事了。"

   周天拍了拍李若诗的后背,挺温柔的安慰她。

   李若诗终于知道周天的好了,回想起自己以前对周天那么刻薄,总是那么的嘲笑讥讽,李若诗的脸都在发烧,她感觉自己以前真的太不对了。

   "姐夫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!以前我太不懂事了。你放心吧,以后我会好好的,再也不惹你生气了。"

   李若诗在周天的面前一顿表决心,说的也是动情极了。

   周天心里也挺感慨的。他真是没有想到,李若诗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。

   看来今天费了这么大的劲来救李若诗,也算没白辛苦,这丫头还幡然悔悟了?

   "骗你的那个导演呢?"

   周天四处看了看,没看到什么所谓的导演啊,更没看到和导演一起的三个男人。

   "他们把我交给汤雄后,就都走了啊,姐夫,都怪我太容易被人骗了。"

   李若诗后悔极了,一个劲的哭泣。

   周天安慰了她一番后,让她在一边呆着,然后周天走到了汤雄的近前。

   汤雄这次是彻底的怕了,其实他也早就考虑到周天会带着巫酒他们来,只不过汤雄以为有李若诗这个人质在手,还是能稳住局面的。

   可他哪想到,这么快李若诗就被救走了,现在汤雄真是一点底气都没了。

   "岳父大人,快点救救我啊!是你说能搞定周天的!"

   汤雄回头惊恐的向吴雯身边的中年男子喊了起来。

   站在吴雯身边的那个五大三粗中年男,正是吴雯的老爹,z省的吴霸奎!

   在z省,吴霸奎绝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。

   也正是因为吴霸奎承诺要帮汤雄收拾周天,汤雄这才把李若诗绑架到这里,然后迫使周天过来。

   吴霸奎是挺牛逼的,但是这老家伙一看此时的局面,他心里也紧张了。

   十几条自动步枪啊,吴霸奎知道就算自己有点实力,也绝对惹不起周天带来的这些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