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琳琅想着从帝都大学到华无瑕的四合院,坐公共汽车,都摇了好一阵,要骑车得累死个人,再说了,在路上耽误的时间,她都可以做好多别的事了呢。

“师父,我周末过来住。”

华无瑕也没有再强求,她了解叶琳琅的性格,她决定的事情,她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什么用。

“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