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广告商谈完合作,卢卡斯兴冲冲的跑来片场,没想到他看到的不是富贵大战庄慕南,而是……而是小少爷被陆轻晚强亲!

她说什么?以身相许!!

坏女人!!连总裁的儿子都不放过!

“neil!!!”

卢卡斯一阵旋风刮过,从陆轻晚怀里抢走了neil,愤愤然护住neil的脑袋,“陆总,你干什么?”

切!卢卡斯肯定认识neil,瞧瞧护犊子的表情,不就是憋着气儿想跟她对着干吗?

“没看到吗?我在表白,你问问neil愿不愿意。”

卢卡斯不能接受,尼玛啥设定,“neil,别怕,叔叔保护你!等下我们就去找爹地,谁也不能欺负你。”

neil挣了挣小胳膊小腿儿,“卢卡斯,晚晚阿姨是我的了。你不能欺负她。”

噗!!!!!!

霸道总裁上线,居然宣布主权公然跟亲爹抢女票?

卢卡斯生生被噎住,“neil……”

诱捕清纯小友

陆轻晚怕卢卡斯说漏嘴,打断道,“把我的男神给我!你可以跪安了!”

富贵进了笼子,趴在地上假寐,眼睛一直没离开neil小小的身影。

不行不行,这么大的新闻必须给总裁爆料,卢卡斯给程墨安发了个微信,声情并茂形容了自己看到的一切。

张绍刚和田野被保安护着走出了更衣室。

“咳咳!”

张绍刚咳嗽两声,危机之刻他们居然躲起来,把最危险的地方留给年轻人,实在丢脸。

田野压着鼻子咳道,“好在咱们这部戏后面没有动物了,不然我非给剧组捐躯不可。”

张绍刚点燃了一支烟,猛抽几口压惊,“呵呵,没了,这是最后一场。”

田野拍了拍手中的摄影机,万幸的是没有碰坏,“老张,咱们是不是不太厚道?”

张绍刚不禁想到了地震时的某跑,叹息道,“人人都知道英雄好,但人的本能实在……所以说,咱不能随便批判别人,逃跑的不一定是坏人,怕死、自保只是人性的软弱。哎,经过今天我才知道,我这个人太怂了。”

田野吹了吹镜头上的灰尘,幽幽道,“认怂也需要勇气。刚才那个小朋友你看到了吗?让我大开眼界!”

张绍刚抽完烟,碾灭烟蒂,“嘶……倒也是!那孩子的沉稳劲儿,很像一个人,你见过程墨安吗?”

“见过一面,印象很深刻,有气度、有修养,人中之龙!”

“没错,我觉得这个孩子跟他很像。”

“不可能吧?刚才我听他们八卦,说这个孩子长得像陆轻晚,怎么又像程墨安了?”

张绍刚思忖片刻,“程墨安倒是有个儿子,只是常年在美国生活,还没人见过,好像也是这么大,但轻晚那丫头,肯定不会有孩子,她连正八经的恋爱都没有。”

田野心里有个谜团,“这么说起来,程墨安好像也没结婚吧?恋爱绯闻也没有,咱们圈子这么小,他如果有感情动态,不会没人知道。”

“这……我也奇怪,但程墨安的私事,谁敢议论。”

“倒也是啊,平白无故就有个儿子,真是费解。”

……

“今天《倾听》的剧组发生意外,他们的狮子中途失控差点吃了陆轻晚,就是这个孩子出面阻止的,引起了很大的轰动,你知道这个孩子是谁吗?”

助理单手捏下颌,百思不得其解。

白若夕的手指几乎被自己拧断!

屏幕上的照片深深刺激到了她,尤其是neil依偎在陆轻晚怀里亲昵的表情,软萌可爱,没有半点攻击力,俨然是个乖巧好哄的普通孩子。

可她知道,这个孩子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,跟陆轻晚那个贱人一样,很会伪装!

“他是程墨安的儿子。”

“什么?!!你确定?程墨安的儿子和陆轻晚怎么……”

助理飞快翻看网页,意外的是,三分钟前才刊登的新闻,竟然被删的一个字不剩,所有链接、关键词、图片……只要跟那个孩子有关的,一点痕迹也找不到。

白若夕紧紧扣着小方包的金属链子,水晶指甲和金属摩擦出呲呲声,“”呵!陆轻晚……我真是小看她了,居然勾搭上了程墨安的儿子,看来她和程墨安的关系也不简单。”

“这么说……陆轻晚的存在将会阻碍你嫁入程家,不能任凭她作妖。”助理翻看新闻,再次确定有关消息部被清除。

程墨安果然是强大到令人心慌的存在。

白若夕顺了顺发丝,胜券在握的语调,“咱们塑造的公众形象已经发挥了作用,程老爷子给了我一千万,让我代表他捐赠给灾区重建的镇子,这说明老爷子很欣赏我。”

“哟!收获颇丰!只要赢得老爷子的欢心,你还有很大的机会!”助理关掉今天的热点,不去看狮子更不看网上对陆轻晚清一色的赞美。

而是打开了白若夕的话题,热度还在,不过被其他八卦消息反超了。

“联系欧阳清清,是时候跟她喝杯茶了。”

“欧阳清清现在的心情,恐怕也不好呢!”

……

neil玩儿了大半天,躺在后座上睡着了,陆轻晚怕他自己在车里有危险,坐在他脑袋边陪着,顺便刷刷新闻。

咚咚。

叶知秋敲门,上车。

她坐副驾驶,扭头看看熟睡的小宝贝,“晚晚,我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,我也觉得你跟neil有那么一丢丢相似……可能是我太希望你找到女儿吧。”

陆轻晚轻快的打字回复大v的评论,完事儿后给手机静音塞口袋。

“原本我想利用周公子发明的系统找她和小琛,但现在指望不上了,不过我不会放弃,我打算从医院着手,调查她的下落。新生儿的数目有限,只要查,应该会有结果。”

她果然被孩子刺激了神经,叶知秋很能体会她的心情,“你决定了就好,我有个朋友在美国做警察,也许能帮上忙。”

“你说,她会喜欢我吗?当年我放弃她……”陆轻晚温柔的抚摸小neil的额头,“她也有这么大了,不过应该没有neil聪明。”

“不管聪不聪明,孩子还是亲生的好,没有孩子不喜欢妈妈的,放心吧!但是晚晚,你跟程墨安走的是不是太近了?别惹火烧身。”叶知秋也很喜欢neil,越是喜欢,分别的时候越痛。

嗡嗡嗡,陆轻晚的手机震动了。

“陆轻晚,你可真是个戏精!真会炒作!不怕把自己炒熟了弄死自己?”

听不阴不阳的腔调儿,听恨不得她马上倒霉死的口吻,可不就是她的好表妹?

“表妹啊,最近没找男人挠痒,嘴太闲了?还是刚吃完什么不该吃的东西,我隔着信号都能闻到臭味儿!姐姐告诉你,干完坏事儿记得刷牙,不然膻气!”

叶知秋抿嘴偷乐儿,我的晚晚啊,你嘴巴太歹毒了,还好宝贝听不到。

“你!流\氓!”欧阳清清脸色涨红,可是不知道怎么反驳,愤恨的瞪了眼面前的哥哥,咬住牙关硬忍。

陆轻晚懒得跟她掰扯,“知道我流、氓还不躲远点儿?隔三差五找姐,你又是什么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