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静不想给赵东压力,故作轻松道:“赵东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赵东冷静分析道:“应该是刚才的爆炸,消耗了大量的氧气,再加上颗粒和粉尘造成的缺氧!”

朱静瞪大眸子,满脸希冀道:“那怎么办?赵东……我……听你的!”

眼下这种绝境,她几乎将赵东当成了唯一的依靠。

本来挺有主见,也很干练的一个女人,此刻却宛若小女生一般。

赵东将手指湿润,然后闭上眼睛,思揣片刻道:“巷道里有风,风井应该没有被堵住。”

“不过粉尘这么大,很可能是换风系统出了问题!”

“眼下两种方案,一种是等在原地,这里地势较高,氧气含量还算充裕。”

“按照我的估算,应该还能坚持三个小时!”

“前提是,三个小时之内,救援人员必须确认咱们的被困位置,不说将隧道挖通,最起码要送风进来,这样咱们才能坚持下去!”

“第二个方案,去矿下!”

“按照我手上的地图,矿下应该有一台备用的燃油发电机,用它应该能够驱动送风系统!”

短发个性妹子与重型机器的完美结合外拍图

“先把粉尘排出去,制造一个满足生存的客观环境,咱们才有希望坚持下去!”

“要不然的话,不说缺氧,一旦粉尘浓度达到饱和,很有可能发生二次爆炸!”

见朱静狐疑,赵东果断道:“我个人倾向第二种方案!”

“只不过,咱们必须留下一个人在原地等待救援!”

“这样,一会我去矿下,你留在这里!”

说着话,赵东已经开始检查身上的装备,除去手电和瓦斯便携仪,剩下的都给朱静留在了原地。

很快,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!

朱静那边查看了一下地图,突然将赵东抓住,“等一等!”

赵东安慰,“别怕,我把手机留给你,电量应该还能坚持几个小时。”

“你别用手电筒,怕黑的话就点亮屏幕,我去去就回!”

朱静却执拗道:“赵东,你用不着骗我!”

“矿下颗粒沉淀,氧气含量肯定更少!”

“我刚才看了一下地图,距离不短,如果发电机那边出了状况,排风系统无法工作,你怎么回来?”

“你这是在赌博,而且是拿命去赌!”

赵东苦笑,朱静说的没错,刚才的爆炸规模不小,谁也无法确认有几处爆点!

万一对方把事情做绝,在矿下也埋了炸药,那么这一去绝对是有去无回!

可眼下这种情况,他只能赌一把!

曾经受过的教育和影响,让赵东做不来苟且偷生的事,即使真的有生存希望,他也打算把这个希望留给朱静!

倒不是想逞英雄,而是刚才他查看了一下巷道的坍塌情况,很严重!

三个小时之内想要疏通,几乎是不可能的!

以他的身体机能,消耗氧气是朱静的两倍!

也就是说,如果两个人都在,根本坚持不到救援到来!

如果只有朱静一个人,氧气的含量应该能够支撑八个小时,或许能够看见曙光!

与其两个人一起等死,还不如将希望留给朱静,这样生存几率还能更大一些!

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,赵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很快就做出了选择!

他深吸气,“朱静,那我不瞒你,眼下只能去赌,要不然的话,咱们谁也出不去!”

朱静不由分说,“要赌也是我来!”

赵东拦不住,积压的情绪忽然爆发,一声厉喝,“行了,别胡闹!”

“再耽搁下去,咱们谁也不出去!”

“而且,发电机未必就是坏的,我就不信自己的运气有那么差!”

朱静眼眶通红,带着哭腔道:“赵东,我没有跟你胡闹!”

“我的身体消耗小,如果是我去,即使发电机无法工作,我还能身而退。”

“可你不行,我不能让你拿生命冒险!”

赵东质问,“如果发电机真的无法工作,你即使身而退又能怎么样?”

朱静坚持,“那就再想别的办法,总之,如果要下去,这个人只能是我!”

“让你用赌博的形式,来换取我的一丝生机?这种生机我宁肯不要!”

“赵东,我知道你的想法,可是用一条命去换另一条命,那不是什么光荣的事!”

“你说我假正义也好,你说我顽固也罢!”

“既然要求生,那就两个人一起,你别想扔下我,我也不会扔下你!”

“要活一起活,要死一起死!”

“我就一句话,要下矿,只能我去!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!”

“时间有限,咱们现在多耽搁一会,我在矿下的危险就多一分!”

“你自己考虑吧!”

赵东少见的情绪波动,考虑片刻,深吸气道:“那你小心!”

朱静展颜一笑,故作轻松道:“放心吧,我一定不会有事!”

“这一次出去,我一定能拿到国内记者界的最高荣誉,我可不想让这个荣誉让给别人!”

临行前,朱静抬头,眼神炯炯的问,“赵东,能抱我一下么?给我打个气!”

赵东短暂犹豫,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加油,一定要坚持,咱们一定会平安出去!”

朱静咬着嘴唇,突兀将人抱紧,前所未有的安感!

绝境之下,每种情绪都被放大到了极致。

朱静知道赵东是有妻子的,而且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。

她不敢有其他杂念,只是将这个拥抱当成了朋友之间的鼓励,以及困境下的自我安慰!

收敛情绪,朱静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,“放心吧,我一定完成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脖颈被人狠狠一敲!

朱静脸色一变,不等挣扎出声,身体软软倒了下去!

赵东将人扶住,慢慢放倒。

意识模糊中,朱静用尽最后力气道:“不要……”

赵东笑了笑,盯着她眸子说,“拼命是男人的事,还轮不到你们女人。”

“还有,如果我回不来,麻烦你转告我妻子。”

“若有来生,我愿陪她颠沛流离,以梦为马,随处而栖!”

说完,赵东深吸气,头也不回的走向矿底!

朱静盯着赵东的背影,一行热泪从眼角淌下,说不出的感觉,就像是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被触动!

一道高大背影,将逆行者的形象深深烙入脑海!